表情包掘金遭遇版权困扰
发布日期:2021-11-24 14:00   来源:未知   阅读:

  连云港市区房价地图出炉!门槛低的版块还有?大连万源装饰材料有限公司,自2003年QQ首次上线了系统自带的小黄脸表情,到如今“只要有素材,人人能做表情包”的自定义表情包,表情包已成为手机产业链上不容忽视的巨大“奶酪”。一些口碑不错的表情包,在衍生产品上也赚得盆满钵满。但目前,版权保护问题成为表情包掘金的一大障碍。

  新生代人群似乎更热衷于使用表情包来表达情感。这其中,往往具备身份认同或根植于高热度网络话题的表情包才能迅速蹿红网络。

  一张上世纪90年代《我爱我家》的剧照,让这部20多年前的情景喜剧在一群90后和00后中再度火了起来。作为今年夏天最火的表情包,画面中葛优瘫躺在沙发上,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却刚好与现代人工作超时、压力大、挣钱难的心态相吻合。“颓废到忧伤”“什么都不想干”之类的文字搭配在“葛优躺”表情包上,只需单发这样一个表情,对方便已心领神会。

  微信群里收到红包,发个叩谢老板的表情,一款红衣马尾少女“谢谢老板”表情包,霸占过很多人的手机屏幕。去年,“谢谢老板”为微信单个表情发送量之首,单个表情累计发送超60亿次。

  表情包的空前繁荣使其背后形成了产业链,引得不少公司挖掘其商业价值。一时火爆仅可带来知名度,但对表情形象的中后期开发,才能使表情商品取得销售上的成功。

  去年,头顶“豆芽花发夹”的潮流风靡全国,记者曾在成都宽窄巷子、北京南锣鼓巷都见过这款售价5元左右的“卖萌神器”。线下受热捧的小物件源于微信表情商店的“长草颜”表情,创作公司“十二栋文化”旗下包括发送量达180亿次的长草颜团子、制冷少女、珀尔兔、芮小凸、正经人和猪小哼等6个形象入选微信精选表情行列。

  如今,依托“国民表情包”的原创形象,该公司还衍生出漫画、玩偶、手机壳等周边产品。而与旺旺、宝洁、周大福等品牌的合作,使得每个IP单月授权费就有300多万元。此外在《天天向上》《奇葩说》等节目中,也能看到这家公司设计的形象。

  “每款形象的脚本、分镜、绘画、设计等都由一个团队打造。看似一时间风靡的形象都做过很多调试,如长草颜团子就经历了8次调整。商业布局上,北京有IP运营管理公司,上海授权公司负责商业合作,山西电商平台负责周边产品销售运作,广州的图库设计公司制定产品,产业链可以说很完整。”十二栋文化首席运营官徐英介绍。

  而在国外,韩国公司推出的通讯软件Line已靠着表情包业务一年狂赚18亿元人民币的真金白银。基于用户对表情包的热爱,公司进一步大力开发周边衍生品。如开设Line Friends主题店售卖定制图案咖啡甜品并进驻天猫、京东;推出与其他品牌合作款T恤、彩妆等;运用Line角色打造游戏和动画漫画以提供增值服务。目前Line已在东京和纽约上市,或成为今年全球规模最大的一次科技企业IPO。

  对表情包商业价值的成功开发,能带来丰厚收入。但对表情包创作者而言,却面临着版权保护的烦恼。

  日本二次元和漫画文化的发达,让表情贴图很有市场。日本重视版权保护,用户付费意识强,使得Line等通讯应用在卖表情贴图上营收保持稳定。而在国内,微信表情商店里收费的表情包并不多,总体版权意识也不高。

  在徐英看来,国内萌文化的崛起,使得十二栋文化创作的形象成为这种文化的出口,迅速爆红网络,但也遭遇屡被侵权的问题。“长草颜团子很早以前就在微博上火爆起来,在公司还没完善法律团队时,不少网站或电视节目就直接使用了。其实,很多平台不是不愿付费合作,而是不知找谁,一旦后期介入沟通,也会成为我们的合作者。但也有一些人明知创作公司的存在,依然用我们的表情形象在各方面牟利。”

  遇到类似难题的表情包开发团队不少,目前应对的主要手段是针对一些恶意侵权行为,通过法律途径维权,但过程比较漫长。

  “如果有人未经授权而使用他人创作的表情形象进行商业活动,以此获取商业利润,其行为已侵权,涉及平台也应承担连带责任。而对表情包公司来说,需要申请知识产权注册备案来维护原创者权益。”北京商业经济学会秘书长赖阳分析。